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光 YANGGUANG

总在风雨后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个剃头匠的人生往事【原创】  

2013-08-21 23:40:01|  分类: 话说上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

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
   一次偶然的相遇,让我遇到了一位小时候曾经给我理发的剃头匠,以前回忆到这一段经历时,想想也许他们早已不在人世了吧…因为他们的年纪一般都在八九十岁左右了,而且又都是生活在底层的普通百姓。于是一阵含蓄之后和他攀谈起来…

    那位剃头匠姓步,苏北人,1934年出生,今年虚岁八十岁。解放前十四岁来上海,十六岁学剃头。因初到上海人生地不熟,常常受人欺负,十七岁在南市蓬莱市场一习武处找师傅学武术,自称习武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了。

    他的剃头摊是摆在文庙路上的文庙“魁星阁”下面围墙下,他们剃头摊一共连他四只摊头,一字排开。上面用了很简陋的遮阳棚,有人前来剃头就吆喝一下,在一个地方摆四只剃头摊现在看来纯属少见,而且大家相处和谐。在今天看来是不可能的(听他讲:当时就靠他挣钱要养活全家六口人)。那时候文庙这一带很是热闹,剃头摊周围还摆放着卖金鱼的、卖蚕宝宝、卖棉花糖、卖阴凉甜里糕、卖叫蝈蝈担、卖蟋蟀的、卖糖醋弥肚咖辣菜等等。

     小时候母亲给一毛钱去剃头,如果上理发店去剃头要一毛钱,但是去文庙剃头摊上去剃头只要化上八分钱,可以省下来二分钱。在剃头摊对面摊头上,买二分钱一碟的糖醋弥肚咖辣菜,哎呦~那时候不知怎么搞的,就感觉这味道是天下最好吃的。

    步剃头从小绰号叫“小钩子“此人心直口快,爱打抱不平。据他说,小时候十岁起在村里就和一群野孩子混在一起,那时候他们乡下有分三股恶势力,一股是“挨字队”(谐音),还有麻雀队、吃光队。这些所谓的队,都是些地痞流氓叫花子小偷纠合在一起(背后有大人操纵)。他们这些人今天上这个村某个有钱人家去吃白食几天,走的时候还不忘拿些东西走人。过了几天再去另一个村找户人家继续吃白食(这叫作“挨字队”)。“麻雀队”就是轮流在村子路口远处,爬上树观察是否有人从村路上走来,来几个人?背的是什么枪?上那一家去?什么时候走?等等,都要向上汇报,以便他们去堵这些人(这也许就是刚初级阶段的儿童团什么的)。

    小钩子在文庙“魁星阁”下面围墙下摆摊头也是有执照的,而且摊贩执照还是文革前颁发的。他有四个孩子,三个儿子,一个女儿,老太婆已过世了。他的两个儿子从小跟他习武,现在老二在上海市公安局担任武术教官。虽然已是八十岁的老人了,但是他依然还在摆摊剃头,摊头摆在南市梦花街仪凤弄口上,摊头一间简陋蓬搭在大富贵酒楼的外墙下(属违章建筑,但也许得到过某些部门的默许)。

    小钩子家住离摊头不远处,一个人独居。上午做生意三个小时左右,中午十一点半收工,下午三点左右再来。每位剃头收六元,他说:出来做生意主要是散散心,其次赚点外快钱。他没有退休金,现在是四个子女每人每月贴补他五百元。其实文革后上海财贸系统曾组织个体摊贩进入大集体单位,当时领导安排他到南市大兴浴室、老西门菊花理发店等工作,但都由于他顶撞领导,为下面的人打抱不平愤而离去,所以至今老了却落了个没有保障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无不良嗜好,以前抽烟后来戒掉了,没有文化不识字。而且信仰佛教,几十年来始终保持习武,身体特棒。在我与他闲聊中巧遇一对老年夫妻前来剃头,是老太婆陪老头子来剃头,我一打听顿时让我吃惊不小。老头子今年九十三岁,老太婆九十岁,祖籍浙江绍兴,两位老人精神状态很好,思路清晰,而且给他剃头的却是八十岁的剃头匠。那剃头匠还嘴上一个劲的老阿哥长、老阿哥短,这一幕真让人好羡慕(遗憾的是那天我没带上照相机,否则是很有意义的)。

    小钩子说得对,他说人活在世上,主要是心态要好,而且多做善事,好人会有好报的。小钩子早年习武挥关公大刀,现在是清晨习武,晚上跳广场舞,生活过的有滋有味,他们当年一起摆剃头摊的另外三个剃头匠都已作古驾鹤西去

     和小钩子交谈过两次,时间相隔有一个多月左右,这次去,我在征得小钩子的同意后给他照了几张照片,这也是圆了我的一个梦,一个小时候给我剃过头的剃头匠,一个让我很想知道的人和事。了解普通百姓的生活,讲述咱老百姓的故事




P1  这种理发店里的椅子以前都是进口货,这是今年去苏州木渎古镇上所拍。
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2     在上海影视乐园“上海老行当”展示厅拍摄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3     上海文庙,小钩子的剃头摊就在右边一直下去不远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 P4     这就是本日志主人公剃头匠小钩子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5    小钩子从小习武的类似这种关公大刀(当然习武用的大刀重量可能还要重一些)。
一个剃头匠的人生往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 

P6      这是原摆在文庙路上的文庙“魁星阁”下面围墙下的四个剃头摊的位置分布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7      在剃头摊对面摊头上,买二分钱一碟的糖醋弥肚咖辣菜的那个摊头店, 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8             文庙路上的文庙“魁星阁”围墙下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9        小钩子摆在南市梦花街仪凤弄口上,简陋剃头摊。
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10       简陋剃头摊内部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11     剃头摊外形样子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12      我去时,小钩子正巧在和街坊聊事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 P13       我提出给他拍照,小钩子欣然同意让我拍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14        给他拍照时,他还有点不太自然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15     和他闲聊时候也真巧没有生意,差不多时间到了,他收摊要回家吃饭去了。
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16     这是1880年的上海剃头店,说明尽管是清朝时期留长辫子,但是还是少不了剃头匠。
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

P17      这是1860年上海的剃头摊,看来剃头匠这个行当在从前就有了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18         摄于1937~1941年的上海剃头摊。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19 1945年美国飞虎队飞行员在上海街头拍的剃头摊。
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P20 2013年在苏州木渎镇上拍的一家理发店,老板原先是下乡知青,已经干了将近四十年的理发工作了。
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 


一个上海滩剃头匠的轶事就到这里说再见了,希望大家通过我讲述的故事能给各位带来一些温馨的回忆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3)| 评论(9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