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光 YANGGUANG

总在风雨后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  

2016-04-21 00:40:33|  分类: 安徽绩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 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 

    上一篇聊起单身宿舍,今天和各位聊聊卫海厂的家属区,厂里的家属区一共被称之为七个村。从厂主干道边上的横跨溪坑的一座桥过去就是进入家属区了。按排列顺序分别为:一村、七村、六村、五村、二村、四村、三村(其中幼儿园也在一村的旁边)。但如果按照造这些房子的先后顺序,那就是一二三四村比较老一点,我们这批72届新工人1976年3月进山时,这四个新村已经存在了,并且都已经有人住了。由于后来我们这一批青工的大量注入,再加上厂里原来的一批68届中专技校生,还有老三届以及外厂调入的等。此时厂里已经开始筹建五村的基建工作,并于1978年竣工。那些结婚等待入住的家庭很快搬进了新房(当时分配房子是要按先后顺序的),由于厂里好多年没有盖新房子了,所以五村的前后两幢楼房在当时是新潮的,也使后来者羡慕不已。接下来在一批又一批的职工告别单身之际,急需解决住房一事,已经摆在厂日程安排当中了。于是这几年厂里的基建工作变得忙碌起来,在以后的1981年~1984年又新盖了六村和七村。这些新村的建造,完全满足了所有结婚房的需要(其中也解决了个别老职工的住房问题)。那时候的新公房一般都是二室户,没有卫生设备,没有煤气(烧煤饼或煤油炉),各新村外面都设有公共厕所,家里还得要用马桶或者痰孟罐。老的一二三四村厨房都建有灶头,有时还可以上山砍些柴来烧,总之在山里住房是不用犯愁的,可那年代的上海,房子是最困难的。我记得撤回上海以后的1990年,当时上海市人民政府要在这一年解决上海市十五件大事:其中就有一条,解决上海2平方以下的困难户,可想上海的房子有多困难,而我们这一年在上海,却都已经分到两室一厅房了(撤回上海的第三年开始分配房子了)。

     再说说生活求学方面,厂里凡学龄前儿童都可以安排进厂幼儿园既托儿所,厂里设有“卫海小学”,小学毕业后再转入设在绩溪县里的“后方轻工中学”,早先时候“后方轻工中学”还没有成立时,一些老职工的子女是在当地的绩溪中学念书的。生活上,一般日用品都是由上海运到山里,包括肥皂草纸、烟酒白糖、信纸信封邮票等等。上海凭票的日用品,这里也是发票子凭证供应(可能数量上比上海略微少一点)。当时油、猪肉、豆制品也是凭票供应的(由绩溪县按厂人口计划发票子下来)然后厂里再发给职工,我们拿了票子去绩溪县买(菜油或者豆油是厂里后勤组每个月在篮球场这里供应给职工)。有时候厂里采购员还通过关系,到苏北或其它地方采购肉类家禽等,以满足食堂和职工的供应。总体来说,山里的居住和生活还是不错的,上海的父母以及兄弟姐妹也都会来山里看看,尤其是父母还会住上一段时间。每一年春节前夕,厂里一般都会放假一个月,并且放厂车接送上海~绩溪两地,职工每年有12天的积休假(每个月加班还1天),有了这12天的假,中间上海家里有事还可以回去,如果搭乘厂车也就是2元左右,上海专门还设有厂驻沪办事处。解决了很多生产和职工生活方面的后顾之忧。

 

 下面请各位走进卫海厂家属新村,继续讲述那些年曾经住过的地方…

 

 

   P1  当年的卫海七村、五村展示图,从右侧隐约可见三村四村影子(拍摄于1985年左右)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2   2016年4月,当我再次走过这座横跨家属区和厂区之间的桥时,似乎这里的情景被凝固在时光的胶囊里,依旧还停留在你的记忆里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3  现在一过桥,就见安装了一扇铁栅栏门,人无法进家属区了。(拍摄于2016年4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3 『 画面回放』图左一,是当时和卫海厂搞小三线交接的,绩溪县调研组既交接办的同志、图中是俺们群主,图右一是老施,让我们跟着他们一起走进那家属区…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4   过桥时抬头看到的是水泵间,当年乐工在此担任维修保养工作,2016年4月,我看到这间房子依然还在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5   水泵间就是从这里上去的。(拍摄于2013年4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6   在这张老照片上能让你看到左侧的小卖部,右侧幼儿园一角。(照片拍摄于30多年前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7   这张幼儿园全景图,难得一见,拍摄者也许是站在七村高楼的走廊上拍摄的,今天也让我们再一次看到,这幢在孩子们记忆中的摇篮之地。。(照片拍摄于30多年前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8    在幼儿园大门口,中大班小朋友们在陆老师的手风琴伴奏下,举行大合唱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9    这张照片题为《园丁》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0    拍手谣《文明礼貌物赞》中班。(1983年6月1日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11   《 看熊猫吹泡泡》小班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2   舞蹈《采果子》大班。(1983年6月1日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3   看谁吃的最干净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4 《 庆祝六一儿童节,我们心里乐开花》小班。(1983年6月1日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15   这是一张发黄的照片,画面中的小朋友你们还认识吗?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6   小朋友们兴高采烈地排队滑扶梯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7    阳光的女儿也在幼儿园准备滑扶梯。(1985年3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8    嘿嘿~挺好玩的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9  小朋友们在搭积木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20   中班女子拔河比赛。加油!加油!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21   中班男女混合拔河比赛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22  世纪之吻!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23   照片中拔河比赛首当其冲的小朋友(图左一)是王工的女儿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24   经典之作!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25   小朋友们用足了吃奶的力气在拔河比赛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26    小朋友们围在一起看弹钢琴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27     大班全体小朋友们的合影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28  幼儿园和六村挨在一起的,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29    这里的一墙之隔是六村,老远就看到一楼的小叶在自家小院里种的一棵枇杷树,看~那棵枇杷树已经窜到二楼阳台了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30   我2013年4月去幼儿园看时,里面住了建设合福高铁的民工,好把~幼儿园的事情就聊的这里,接下来继续跟着镜头去兜家属区…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31   镜头中,我们看到的是老施从房子里面走出来,他原来就住在一村的这幢楼里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32    这里大家一定很眼熟吧,阿拉老王同志就是住在右侧这幢楼上的,和俺群主是贴对过邻居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33    群主上去看看,仿佛一直在那住一样,没有离开过似的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34   陈师傅和她的两个儿子被相机抓拍,这里好像是五区大门口是吗?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35    两位当年的小帅哥站在溪坑当中,咔嚓~英俊少年的形象定格在胶片上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36    这是站在靠近篮球场一带的卫海主干道上,拍到对面溪坑的一村模样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37    站在靠近篮球场一带的卫海主干道上,拍到对面溪坑的一村模样,我曾经在这里一村的二楼住过有好几个月。1986年十月份左右,厂里家属基本上都搬走了,那个时候我还住在三村,此时所有的家属区基本上都是人去楼空,再说了留下交接的人也不多。我属于有事稍微晚一点搬家,于是我就从荒凉的三村搬到一村住了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38   在靠近画廊这里拍对面溪坑的一村的场景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39   从七村上面的走廊上拍下的一村房子的屋顶一带,看到没有,屋顶上都有烟囱呢。(拍摄于1985年左右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40    逛完了幼儿园和一村,我们继续跟着老施他们走进去…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41   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,左边是家属区一条主要道路,右边的就是七村,也许这么多年来,这些场景偶然会让你梦见和想起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42   这是七村的二、三、四楼门前的走廊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43   从五七地方向拍到的七村。(拍摄于1984年左右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44   从七村楼上走廊里拍下的六村、五村、二村、三村的景象。(1985年左右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45    从五七地方向拍到的七村。(拍摄于1984年左右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46    这里拍到的镜头是靠近陈阿大家门口的场景,左边这一棵樟树是陈阿大当年种下去的。在我们还在这里住的时候就已经很大了。这棵樟树旁边是一间公共厕所,二村和七村一部分住户,以及五村和六村的住户,他们都是使用这个公用厕所的。这棵樟树之所以长势如此之好,这或许跟这厕所中弥漫着有机肥料有关。(画面中的是六村,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47   夏天到了,五村的这两个小伙伴赤膊上阵,互相打闹玩耍,图左边的是锁根家阿宝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左右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48    也是夏天的季节,这群五村的孩子们站在新村道旁的花坛上,留下了他们童真的瞬间。。(摄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左右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49  这是一张很有历史意义的照片,如今屯溪早已不复存在(现为黄山市)照片是最好的见证,右边的是锁根家阿宝。(拍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50    照片中显示的是五村的靠山的那幢三层楼房子,如今的合福高铁打的那个隧道,命名为“鼎奇隧道”,就是在这幢房子的上方,稀奇伐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51  照片中反映的是五村或六村一位职工的家,在当时这样的摆设已经算是很好的了,我们来看看房间里究竟有些什么?一只四尺半的床,床上铺了好像一张竹席,床前有一条床沿,毛夹被面被子一条,绣花枕头一对,毛巾毯一条,五抖橱一只,上面放置铁壳烘漆热水瓶一对,闹钟一只,28寸花色自行车一辆,弹簧靠背椅子,地板是氧化铁红与水泥调合的水泥地板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52   这是拍他们家的厨房间,在山里厢木头有的是,所以家家户户都有落地菜家橱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53   那年头结婚就置办这些玻璃器皿,喜糖的袋就是这样的,还到上海淮海路哈尔滨食品店去买糖果,分装喜糖,装的时候还不能装错,一般是四粒软糖,四粒硬糖。(2013年6月拍摄于上海影视乐园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54   那年代,很多老职工家里很少有大衣橱(后来才慢慢地打家具补上了)但是每一家都会有这样的五斗橱。而五村、六村、七村结婚的,基本上五大件都还齐全(那时候上海买全套家具还得要户口本、结婚证去家具店登记的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55   大家还记得这只搪瓷脸盆吗?在山里厢的时候,厂里发给每一位职工的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56   铁壳烘漆热水瓶一对,扎锦绸缎被面,这些都是结婚必备品。(2013年6月拍摄于上海影视乐园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  P57    痰盂罐一对,呵呵~在山里厢生活还真用得上,因为公房里没有卫生设备。(2013年6月拍摄于上海影视乐园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58   这只篓筐你们肯定看了很亲切,因为这是每一家都会有的,把它挎在自行车右侧书包架上,去县城买菜很方便。承载的重量可不小。厂里每当夏天供应西瓜,篓筐起了不小的作用。山里买西瓜,先每一家登记数量,然后到了那一天再去领,钱款工资里扣除,有时候西瓜的钱到冬天还在扣呢。那不锈钢的挂勾嘛~嘿嘿就不用说了…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59   家属买菜一般都是在星期天早上骑自行车上县城,刚开始买猪肉是要凭票供应的,0.73/一斤,后来放开供应了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60  绩溪的油豆腐和豆腐是厂里人的最爱,至今这个嗜好还是没有改变,包括茶叶、咸笋干等。 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61   有时候自己不上街,就委托同事带点 油豆腐或豆腐,记得那时候豆腐是凭票0.18元/一份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62   在山里的时候,自行车有两种,一种是载重车,另一种是花色车,一般都是28寸的平车。 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63   阳光跟前的是一辆凤凰18型自行车(拍摄于2014年8月“品味上海,屋子里厢的三大件”展览会上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64  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自行车是要凭票供应的,当时职工也是到厂里登记排队拿自行车票,轮到拿这样的一张花色车票,高兴的几天都睡不着觉呢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65   拿到普通车券,就可以买凤凰、永久12型或载重车类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66  手表也是要登记排队的,这只半钢钻石牌手表,当时售价85元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67    全钢17钻上海牌手表当时售价120元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68   当时的手表券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69     那年代在山里买缝纫机还得凭票供应,如果有了票不去买整台机器也可以(整台机器价格略微贵一点),怎么办?也有办法可想,聪明的上海人可以自己买缝纫机零部件组装,先到上海八仙桥(大众剧场对面的上海缝纫机用品商店)凭票买一台缝纫机机头(因机头是主关件,必须凭票供应)。然后再配机架、台面等,这样完全由自己组装的缝纫机和商店买的整台机器完全一样,都是全新的。但是钱可以省下来30~40元钱,这可是省下一笔不小的铜钿啊,我当年就是这样配置的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70    缝纫机票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  P71  三五牌台钟(凭票供应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 P72   红灯牌无线电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73   厂里在1980年左右,开始从浙江淳安无线电厂买来电视信号发射装置(差转),在厂区内的一个山头制高点架起一座高达600米左右的差转台,当时的铁架子是发动每一位职工,每个人拿几件角铁架上山(当时算是补积休假一天)。图中展示的就是这个差转台的英姿,这上面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几个电工在操作呢。(拍摄于上世纪80年代初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74   这个镜头是从卫海小学过去一点的道上拍摄的,虽然模糊不清,但也算是能勾起你的回忆。如今这座电视塔已不复存在,被当地人拆了卖了废品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75   那时候,自从有了电视信号,给山里职工的业余生活带来了福音,给闭塞的山里注入了了解外面世界的活力。于是职工家属开始筹备买电视机了,当时9寸黑白电视机在290元左右,14寸黑白电视机在420元左右(在上海还比较紧俏),于是个别职工上绩溪县五金交电公司去买日本进口的黑白电视机,一般价格在500元左右,电视机在当时绝对是家庭当中的重器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76   直到1985~1986年之间,开始有彩色电视机了,于是个别职工就去当地五金交电公司去买日本进口的彩色电视机,我记得当时14寸售价好像在1600元左右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77   好了,我们重新再回到家属区,画面中的房子是五村靠近山的一座公房,可以看出那天拍摄的时候光影很好。五村一共是前后两幢房,靠外面道路一边的是二层楼房。(拍摄于1985年左右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78    哈哈~看到这里都熟悉了,上台阶左边的是六村,靠近右边的是五村。这里上上下下最繁忙的时段是一清早,只见不少人都捧着痰盂罐来往于公共厕所之间,下班后从 幼儿园领着孩子回家忙做饭,这个情景记忆犹新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79    这七位80后的小朋友,当年6~7岁左右,他们手上捧着花,在这条新村的台阶上,摆着不一样谱,咔嚓~留下了美好的瞬间。(拍摄于1985~1986年之间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80  呵呵~太阳帽轮流戴戴,两个小姑娘依偎在一起,显得小伙伴之间的纯真友情。图片中阿宝姿势潇洒。(拍摄于1985~1986年之间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81  图中五村在阳光的沐浴下干净整齐,前排左侧一楼的房间,以前是蜩蝉家。(拍摄于1985~1986年之间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82   我们现在看到的一角,是家属区主干道上的二村(二村上面和下面都建有房子),主干道上的二村房子是有三个楼面,由于图片反映的信息量少,所以无法还原当时的面貌。只记得1986年底,我们留下来的人不多了,而1987年的春节又将来临,当时住在二村房子的徐兄和另一位同事俩人,买了6~7个登鸡和老母鸡,就放在家门口旁边的笼子里,谁知一个晚上下来,全被偷走了。位置就在图片中楼梯背后,狗站的地方旁边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83  在厂“五七地”拍过来方向的这张照片上,我们除了能够看到六村和五村的那些房子外,在图片中的右侧位置,我们还能看见屋顶有瓦片的二村房子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 P84  这里的图片上看到的是二村主干道上的二幢房子,拍摄者是站在二村下面过去的位置拍摄的,同时也拍到了二村下面一幢房子的一个侧面。(拍摄于1985~1986年之间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85  哈哈~左岸41年前在三村拍的照片,差不多有8岁了(拍摄于1975年六一儿童节)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86  陈师傅和孙老师是三村的原住民,这张拍摄于1972年国庆的黄浦江畔照片,有着强烈的时代烙印。上海虽然留不住,但把美好带回山里也是一种念想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87  孩子们在绩溪县的扬子江里游的欢快,灿烂的笑容展现在·他们的脸庞。图左一为古美老张女儿,左二为阳光女儿,中间是小包的儿子,右一、二为一弓俩女儿(拍摄于1986年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88   新村架天桥的是四村,四村有两座天桥,方便于这些家属往返,当然如果从二村下面的道上走下去或上下也是通行的。从这张照片上看到的四村房子结构,也会让住过这里的职工够激动的了。(拍摄于1984~1985年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89   这几位小朋友都是住在三村和四村的,那一年学校组织去歙县太白楼春游,这是他们在太白楼门口石狮子身旁的合影。(大约拍摄于1983~1984年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90    图片显示,这是四村底楼一户人家的门外场景。(拍摄于1991年5月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91    四村底楼的一个场景,靠近左边的是四村每一家的柴棚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92   照片上从四村天桥上走过去的这位是谁?像是住在四村的天信同志。(拍摄于1984~1985年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93  在茙密的丛林中,撩开这遮着的神秘面纱,我们隐约可见座落在山下的三村,它是整个家属区最遥远的地方,被戏称为:被遗忘的角落。(拍摄于1985~1986年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 P94     三村留下可以让人回忆的影像资料很少,而且由于房子比较陈旧,估计1988年小三线调整结束后,没有几年就被拆掉了。这是我在2007年10月拍摄的三村废墟现场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95       这张照片是我在2013年4月,从已经被拆的四村下面位置朝上拍的照片,原来往三村去的路已经被封掉了,它是一间原来三村和四村使用的厕所。大概目前为止,唯一留下来的就是这间公共厕所了。看到它,不由得让我想起34年前的一段往事,大约在1982年的夏天,那年代兴起一股文化补习风,由于白天都要上班,所以文化补习一般都放在晚上进行,那天晚上我们上的是语文课,那年纪大的老先生是从上庄请来的老师。当晚教的课文是文言文《捕蛇者说》,下课已经是晚上8:30分左右了,当我走到座落在四村这间厕所这里时,只见厕所门口围了一群人,在靠近女厕所门口的化粪池平台上,看见一条又长又粗黑乎乎的一条毒蛇,这条毒蛇足有一米三十左右,直径有6公分之粗,尾短,皮壳颜色呈暗褐色,整个样子几乎和刚刚课文中的文言文里面描绘的永州之蛇如出一辙。原来是四村一职工晚上去厕所,瞧见厕所外一条毒蛇,于是将其打死,这条被打死的毒蛇是条公蛇,估计还要一条母蛇。这种毒蛇当地人称之为蛴蛇(俗称),是一种剧毒蛇,一旦被此毒蛇咬,如稍微耽搁,性命难保。这种毒蛇也是一种稀有的名贵中药药材,后来那位职工把这条毒蛇晒干了,拿到上海中药材公司去鉴定,被中药收购站忽悠收购去了,当时听说卖了有20多元,在那时候也算是不小的一笔钱。因为厕所是建造在贴山下的旁边,所以这里经常有毒蛇出没,还有一次,四村一男职工去该厕所小便,因靠近山嘛,山上的野竹子挂了下来,这竹叶垂在他的脸前,突然他吃惊地发现一条竹叶青毒蛇悬挂在竹叶上,那条竹叶青和他的脸近在咫尺。吓得他一身冷汗。所以在山区,夜间走路尤为当心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96   就是类似像这样的一条毒蛇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97   1998年春节,我曾经来到我住过的三村,可是这里已经在我的眼前消失了,在现场找到了我房子的位置,遗憾的是现场只留下一段水泥楼梯的残段。在断垣残壁前,我用傻瓜胶片机给自己留下个纪念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98    现在我们从卫海小学这里的道上,看到的原先三村位置,就是山坡上前面一个电线杆的地方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99  说说在山里看电影吧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00   这是每逢看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,片前的一个工农兵形象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01   在山里莫过于兴奋的事情,就是厂里食堂放电影。每逢有电影看,首先是广播通知,要么就是王老头挨家挨村敞开喉咙来通知。时间不确定,再晚也得看。看电影前,家属们最大的事,就是各家各户把鸡鸭赶进棚里锁好。图片中的《庐山恋》也是在山里看的。(2013年6月拍摄于上海影视乐园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02  《阿Q》也看过,阿Q对吴妈的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至今想起来还有点发笑。(2013年6月拍摄于上海影视乐园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03    这些粉碎四人帮以后重新放映的老电影,在山里看了不少。我还记得《羊城暗哨》是在1978年10月间,在食堂放映的。(2013年6月拍摄于上海影视乐园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04   这是我收藏的一张节目单,不知你们是否还想起,在1982年~1983年之间,常州市歌舞团来绩溪县影剧院演出,厂里当时包场组织职工家属去看。而且当时是放车子去看的,我保留了这份节目单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05    老电影让人看后记忆犹新,老了后的回忆会更加有味。(2013年6月拍摄于上海影视乐园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06   熟悉的电影广告,印象深刻的卫海食堂。(2013年6月拍摄于上海影视乐园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107   黄山离我们不远,最早去黄山风景区时,门票只要五毛钱,我在1985年去时,黄山风景区门票是二元。这张门票就是31年前的,打开里面还有导览示意图。现在黄山风景区门票价格:(一)平旺季:黄山风景区门票每张230元。(二)冬游:黄山风景区门票每张150元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08     说起电话,在那个年代的山里,厂里各部门有内部分机电话外,打长途电话在当时是一桩奢侈的事。平时职工没有事情,很少往上海家里打,主要还是靠写信吧。最多是春节放假要回上海才打电话告知一下,打长途电话,总机要通过厂隔壁的260电信先接通,待接通后再转接到厂总机,然后要打电话职工站在总机旁边,接听电话。有时候上海有长途电话打来,还要广播喊人,电话费是在职工工资里扣除。那时候的电话机就是这种胶木拨盘式的。(2013年6月拍摄于上海影视乐园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09   当时的总机话务员就是这样工作的。(拍摄于1984年~1985年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10   而在上海,父母亲他们就是在弄堂里厢的公用电话间里接听电话的。(2013年6月拍摄于上海影视乐园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11    这里是阳光收藏的上海市公用电话证(发票)和传呼费单子,当时里弄阿姨妈妈就是拿着这样的传呼电话单子,上门传话的,传呼费五分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12    虽然在山里职工和子女在一起,看上去蛮安定的,但是还是比较担忧子女今后的前途,因为我们在山里是集体户口,这个问题也一直始终困扰着整个后方小三线。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来了,在1984~1985年期间,有政策下来,凡夫妻双方注销上海户口的,容许一个孩子报上海市户口。但是这个政策维持了没隔多久,整个小三线调整撤回上海的喜讯传来了。图片中的一本本户口本,是上海解放后不同阶段换的版本。(2013年8月拍摄于上海公安博物馆)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P113   我们在图片中看到的右边一辆绿色大客车,就是从山里开出来继续使用的一辆。想当年,这辆车发挥的作用可不小,每星期去雄路医院看病(后方瑞金医院),人总是挤得满满的。春节放假放班车也少不了它。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P114   今天关于家属区的介绍就到这里了,走出家属区,桥和上面的水泵间留给的印象还是那么熟悉,一点都好像没有变,唯一在镜头中缺少的是从前的传达室,以及旁边那棵高高的梧桐树。是呀,一切都会在变,我们也不都慢慢地变老了,不变的是,只有对这里一切的怀念不会变…

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(六)【原创】 - 阳光 - 阳光   YANGGUANG

 

 

请继续关注阳光的《那些年我们呆过的山沟沟》(七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1)| 评论(2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